科研成果

您的位置:首页 - 科研资讯 - 科研成果
刘宁:生活之上有阳光——观《我在他乡挺好的》有感
发布时间:2021-09-09         来源:《西安日报》    访问量:83次  分享到:

播出后热议不断的电视剧《我在他乡挺好的》,是以“北漂”为主题,讲述中国80后,90后青年女子在北京打拼,追逐人生梦想,创造新生活的故事。这部剧以女性,青春,都市为具体内容,展示了丰富多彩的大都市日常生活场景,用写实主义精神,诗化的艺术表现手法,从青年角度显现出当代中国蓬勃发展的广阔前景。

城市化,是当代中国发展最为显著的特征。在各种城市化现象中,“北漂”是一个特殊的城市化表征,当离开故土熟悉的环境,便意味着有可能在他乡遭遇种种困难和磨难。电视剧第一集,就呈现出诸多逆境,开心果女孩胡晶晶因为抑郁症选择结束了生命。观众透过她的离开,和她的三名闺蜜许言,乔夕辰,纪南嘉寻找她为何离开的过程,感受到这四个亲密无间女孩在他乡抱团取暖,共同抵御风浪。

想要扎根他乡,房子不可少,“房子”成为全剧一个关键词。许言想要一套属于自己的北京婚房,乔夕辰四处奔波寻找住处,纪南嘉倾尽所有,想在北京买一套属于自己的住房。似乎唯有房子,才有生活的基本保障,才可能将他乡转变为故乡。幸运的是,她们在追寻中听从自己的内心,最后跳脱了伴随房子而来的经济压力和精神束缚。与初恋分手,许言告别北京,回归到自己的故土,在这里买房的压力分外小;事业成功的纪南嘉,发觉这座城市的安全感不是买房能给予的,在签约的最后关头她放弃了。这部电视剧,耐人寻味之处在于提醒人们:故乡同样是我们生活,成长的坚实大地。无论身处何地,唯有当人们寻找到自己心灵上的归宿,拥有安宁而芳香的灵魂时,才有将他乡转变为故土的可能。

《我在他乡挺好的》,围绕几个青年女性的生活,恋爱,事业,呈现出新生代积极向上的事业观,爱情观和人生观,也使我们看到这些女性特立独行的个性和不断成长的人生。不论是许言的爱情至高表现,还是乔夕辰在感情中的自尊意识,或是纪南嘉在事业与情感中表现出的卓然个性,都让观众看到新时代女性形象在崛起。观众看到她们在不断超越自我的过程中,拥有了成熟的心理和个性,显现出有理想,有抱负,敢追求的新一代女性形象。

剧中的她们,要求尊重,平等,独立,尤其是在处理前任情感时,尤为理智和成熟。当乔夕辰面对前男友的突然归来,表现出冷静,平和的态度;纪南嘉面对前男友爱人在项目上的刁难时,用专业做事的态度处理得体,有度;当许言面对无法再走下去的男友,选择了和平分手,并在分手时表达了感恩和柔情。这也让观众感受到新一代女性的爱情观。

40多年前,诗人舒婷写下一首《致橡树》:“我如果爱你——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,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;我如果爱你——绝不学痴情的鸟儿,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。”相比剧中呈现的爱情观,是那么相同,又是那么不同。因为如今女性不仅要求与男性在爱情与事业上的平等,该剧更深层的表达是:真正美好而健全的爱情是建立在双方保持各自独立性的基础上,从而获得爱情里的平等。

《我在他乡挺好的》,不仅立意高远,在艺术表现形式上也呈现出诸多可取之处。例如它原汁原味地再现了现实生活,故事发生的时间是2020年,故事里的青年的日常就像是我们身边的人,甚至就是我们自己。每日乘坐地铁通勤,每天面临诸多生活困境,在感情中分分合合。这部剧从琐碎的日常生活中,生发出了更美好的诗意和意境。值得一提的是,该剧使用映衬和对比的手法,在他乡与故乡之间的比照,在青年们过得好与不好之间的转换,以及青年男女相处模式的探讨,呈现出别具一格的艺术构思和不同凡响的表达方式。

考量一部剧作的优秀与否,结局也是极其重要的。《我在他乡挺好的》有一个有力而漂亮的豹尾。所有的青春故事在即将结尾时,汇集成一束最璀璨的亮光:纪南嘉与男友母亲的对话,表达了对北京都市生活的美好感受;乔夕辰与简亦繁的异地恋,传达了不以牺牲事业为前提的爱情正在经历着空间的考验;许言虽与男友分手,却在故乡寻找到了生活的新方向。最后,当三个女孩登上长城,向离去的好友胡晶晶呐喊出发自肺腑的真情表白和思念时,生者与逝者在这一刻“相逢”,生活仍在继续,全剧首尾呼应。观众看到了现实主义日常生活表述中,那闪耀着光芒的理想精神。


刘宁 文学艺术研究所副所长,研究员

(原文刊登在《西安日报》2021年09月08日 08版 品鉴)


?
Baidu